虐殇漠然

本命凹凸,目前退坑状态,时不时诈尸

【凹凸世界乙女向】残缺的爱(上)

【凹凸世界乙女向】残缺的爱(上)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可能是be了

设定是女主很强大,但是由于某种原因受伤了

有几个人我也不知道,反正后面会一直加……吧?

就这样……没了

『嘉德罗斯』

等他解决完蜂拥而至的敌人,骄傲的转头等待你夸他时。

“不过是一群渣……xx,你什么了?!”

你半跪在地上,用手捂住插入腹部的利刃,不着痕迹的把血迹用技能擦掉,然后装出一副与往常一样的笑容。

“在下没事,王你先回去吧,在下要去甜点区买些甜点。”

“xx,你真的……没事?”

“相信在下,我的王。”

唯有目睹了全过程的雷德祖玛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嘉……”

“雷德,走了。”

『王的道路上不需要出现这种无谓的感情』

『所以说就由我擅自主张了,嘉德罗斯大人』

而你转过身去,摆摆手

“没事的,再说我打的过你,没人伤的了我。”

你的王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了。

“罗斯……你对我到底是怎么样一种感情呢?”

你在他身后不远用连他都听不到的声音喃喃自语。

现在只要他一回头就可以看见发紫的伤口,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于是你心灰意冷的来到自由森林的深处缓缓倒下。

……

你的尸体是在自由森林的深处发现的,陷入愤怒的王杀掉了除了雷德和祖玛以外所有的参赛者,他也受了重伤。

“xx……我来陪你了……”

『雷狮』

暴虐的雷电是无法困住的,你深深明白这一点

所以说只要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一切你就满足了

直到百生百死活动展开,你被鬼天盟偷袭受伤后被人追杀

【鬼天盟:锅放哪,太多了背不起来:)】

长剑刺穿了你的身体

而后被鬼狐天冲拖住的雷狮海盗团迟迟赶到

“xx!”

他的瞳孔猛的一缩。

“雷狮,没事的,小伤”

你努力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但还是被卡米尔察觉了

『大哥不需要她』

『会影响到大哥的一切都要清除』

“喂,我要去一趟交易区,先走了”

趁雷狮不注意你快速运作元力技能离开传送到没人的小角落

而身体也逐渐数据化

“雷狮……再见啦”

『虽然说你老是朝三暮四』

『从来没有注意过我对你的感情』

『甚至说把我当做你的兄弟』

『但是我还是……会在天上想念你的』

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排行榜上你的名字消失时,他的身旁有雷霆落下。

“敢动海盗头子的珍宝……准备好承受他的愤怒了吗?”

虐安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本命真爱啊!发糖发……嗷!嘉德罗斯我错了!别别别把你的金箍棒拿出来!还有雷狮你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迷修』

今天是你和骑士的婚礼

他清澈的瞳孔中倒印着你甜蜜的笑容

“在下会发誓……对挚爱至死不渝。”

【卡米尔:……大哥

     雷狮:走,抢婚去

     安迷修:!!!】

『金』

“xx,你没事吧?!”

看着慌张的天使扶起你,你轻声安慰他

“没事的”

金像没有安全感的小兽一样,蹭了蹭你的头发

“xx……不要离开我”

你逐渐数据化

“笨蛋,以后要好好保护自己……咳……”

你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白发的少年站起来,红瞳中是病态的扭曲

“xx……我会复活你的……嘻嘻……杀光……所有人……”

『格瑞』

40米原谅刀(划掉)烈斩挡在你面前,芦荟头的男子冷冰冰的脸上浮现出类似于担忧的神情

然后你挂了(呸呸呸)

“格瑞……以后……换一个发型……扎到我了……”

(哦谢特,我拿错剧本了-_-重来)

烈斩挡在你身前,格瑞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xx……没关系吗?”

“刷你的分去……咳咳……老娘我没那么容易死”

恍若未闻的他把烈斩数据化,抱起你

“我们……回家……”

你也跟着烈斩逐渐数据化

“格瑞……能遇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别说……”

“以后……找一个好……”

“求你了”

他苦苦哀求

“我就只剩下你和金了”

『抱歉』

已经发不出声音的你死死盯住格瑞,意图把他记在你的脑海中

最后白发的少年眼神空洞的盯着天空,没有感情的眼中眼泪早就已经流光

“xx……我来陪你了……”

(我:谢特,你族人怎么办?!

    格瑞:去tm的族人,爱人都没了

    我:下一个煤老板比你更惨,安……啊啊啊啊啊啊!把刀放下!)

『银爵』(听说带煤老板的都是好人✪ω✪)

他融入到了黑暗中,看都看不见

“xx!”

“谁在说话……在我死前都要闹鬼吗……”

你趴在地上,一脸愤怒

“我在你旁边……别死……”

“我看不见你啊……”

真.与黑暗融为一体

话说煤老板你眼睛不是电灯泡会发光嘛……诶诶诶我错了!嗷!别打脸!

『帕洛斯』

他跪在地上,说出了一生中唯一一句实话

“xx……我喜欢你”

“回来好不好”

而你永远都听不见了

这刀的滋味竟然该死的甜美:)

下一章写哪些呢……?

看评论区好了……

第一次发凹凸有点方……QAQ

【瓦白瓜】花吐症

【瓦白瓜】花吐症

*ooc属于我!

*笔文渣警告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吹爆他们!本命真爱!

*让我最后吸一波瓦白瓜

*老梗了

瓦不管看着手中的沾染着血的金色小花,一脸忧郁。

【他得了一种病,医生告诉他这这种病状叫‘花吐症’。

「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所以这个病能治好吗?”

“当然可以,花吐症治疗很简单,只要你和你暗恋的人接吻就会好起来的。”

“……”

医生笑着和瓦不管说道:“像你这么年轻帅气的年轻人,你心仪的对象肯定也会喜欢你的,敢爱敢追嘛,别想我当年balabala……”

暗恋的人……

白哥哥……

“……如果没有接吻会怎么样?”

“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会死,诶……你何必呢?”

我有……爱恋之人?

那个人一定是白哥哥吧?

他可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啊……  

那这个病还真是……绝症  

“咳咳咳……咳咳……”

瓦不管走在半路上微微弯下腰轻轻的咳了咳,又从口里咳出些许金色的小花。】

他的指甲掐进肉里都没有察觉。

瓦不管喜欢着一个人。

那个人他觉得像光。

瓦不管是个影子。

活在黑暗里的人。

但是老白不一样,他是在阳光里,甚至妄想把自己也拉入阳光里 

光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啊……

那一刻瓦不管想

……

“向老白表白吗……”瓦不管清秀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老白,你是同性恋吗?’

‘怎么了?’

‘没什么,就问问’

老白的心砰砰直跳,他看着瓦不管私聊发的话,一字一顿的写出‘不讨厌,你喜欢我吗?’之后又删掉。

‘讨厌啊,两个男人在一起有些别扭’

‘……我知道了’

‘瓦不管你怎么了,最近一惊一乍的’

‘没什么,状态不好’

瓦不管和老白同时把手搭在屏幕上,不同的是,一边是知道结果后的难过的瓦不管,一边是因为自己没说实话而后悔的老白。

‘瓦不管我……’

‘老白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喜欢上你算错吗?

‘不是……’我喜欢你啊……

‘晚上排位不见不散’瓦不管飞快的打出这行字,捂住自己有些闷痛的心脏。

‘好’老白咬住细嫩的唇瓣,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波涛汹涌。

“爱你”瓦不管握住手机,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该怎么表达才会好呢?”

“爱你”老白平复下心情,开始剪切新的视频。“怎么样才会被接受呢?”

『管管今天怎么了?』

『失误好大……』

『感冒了吗?』

『好好休息啊!』

“我没事。”只是看着心爱的人在对面却不能表露情绪而已。

“累了就去休息。”小傻瓜,要好好休息啊,会害人担心的。

“老白我……”

“瓦不管我……”

“你先说”

“你先说”

“我……”

“我……”

“老白你先说”

“瓦不管你先说”

“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我愿意!”

『瓦白女孩螺旋升天!』

『啊啊啊啊啊啊』

『不是我想吃是正主逼着我吃』

『祝你们幸福!』

“老白……”低沉的声音传来,不复之前清脆的少年音。此时的甜瓜一脸阴沉,脸上尽是暗恋的阴郁以及得不到的暴躁,带着几丝嫉妒和不甘心。“祝你和瓦不管幸福。”

『甜、先生好像很不甘心???』

『大家转了吧,瓜白坑没希望了』

『前面那位认真的吗?』

『瓜瓜,心疼』

然而此时瓦不管露出灿烂的微笑。

昏暗的灯光下他是那么的耀眼。

甜瓜,貌似白哥哥已经归我所有了呢……

凡事都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对吧?

爱你,喜欢着你的老白/

爱你,喜欢着你的瓦不管/

爱你,不能和你在一起,却可以默默注视着你的甜瓜/

我一直以为山是水的故事,云是风的故事,你是我的故事,可是却不知道,我是不是你的故事……不过,我会默默看着你,把这份感情隐藏下去

【文心兰:隐藏的爱】

END.

Service Unavailable